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丝袜美人的夜行遭遇
丝袜美人的夜行遭遇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做爱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一本dvd一卡一区]

地址发布页: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狂欢与暧昧之中。小丽是我大学的同
学,也是我最好的闺蜜,她的性格是火辣妖娆,而我温柔淑女,毕业后我们共同
进入一家外资企业,成为众人羡慕的高薪白领。可是生活的快节奏,也压得我们
有时喘不过气来。所以,有的时候,夜晚,对我们这群孤独的人来说,真是一群
人的狂欢,一个人的孤单!
  今天是小丽的生日,我们难得能有机会在酒吧里HAPPY了很久,不知不
觉已是深夜两点钟,而我也渐渐感到了困乏,于是和酒劲十足的小丽道了别。
  带着浅浅的醉意,我离开这家酒吧,一个人伫立在门口等着的士回家,可天
公不凑巧,苦等了半个小时仍一无所获。相反,不时有路过的男孩向我吹着口哨
呼啸而过,我想无非是他们被我的性感和妩媚所吸引,作为美女,自豪感油然而
生。小丽今天过生日去的是酒吧,因此要求我穿的性感点,大家一起放开玩玩,
说不準还会有一夜情。
  无奈拗不过她,按她的要求,我特意做了一个大波浪的髮型,搭配一件当下
时髦的白色超短紧身包臀裙,裙子裁剪的很贴身,将自己性感的身躯紧紧包裹住,
尤其是像我这种身材,蜂腰美臀细腿,裙子上半身是略带透明的V形领,无需穿
戴胸罩,性感白嫩的酥胸呼之欲出,似露似不露的很性感神秘。可是这种裙子中
看不中用,因为裙子将身体紧紧包住导致不能走的太快,另外走起来会使臀部一
扭一扭的,稍不注意就会走光。我天生双腿和脚比较敏感,所以丝袜是我的最爱,
它柔柔的贴在身上给我一种被呵护的感觉,安全感油然而生。人们都说丝袜是一
个女人的真正象徵,我觉得特别有道理,而且更我喜欢直接将柔软的丝袜与阴部
接触,丝袜外面再搭配一件透明的黑色蕾丝T裤。今天穿的是浅肤色的闪光丝袜,
在阴暗的灯光下就能发出白色晶莹的珠光,显得很是奢华。脚上穿的是现在流行
的欧美範裸色红底高跟鞋,细细的鞋跟足有14釐米,我很喜欢这个高度,太高
了也不行,这样可以使我的双腿拉伸的更加修长,小腿变的更加柔美,虽然走起
路来有点费劲,但我很喜欢这种淑女范。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旁边的小丽打趣道「哇塞!
女神哦!我要是个男的,一準儿把你推倒,嘻嘻」
  夜,更加沉了。寂静的有点让人害怕。今天的主题酒吧似乎有点偏僻,等了
这幺久没有一辆的士从这经过。算了,既然家离这不远就走回去吧,我暗下决心,
只是这二十几分钟的路程是比较危险的,因为旁边甚少人家,路灯也朦胧阴暗,
偶尔会听见旁边建筑工地上传来断断续续打桩的声音。我猫步撅腚的在这黑夜里
踽踽独行着,不时有阵阵凉风袭来,吹在我被丝袜包裹的双腿上,这种感觉好享
受啊,这应该是做女人的乐趣吧,我暗自陶醉着。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嘈杂的音乐铃声,原来是三个醉汉开着手机扬声器,一深
一浅的向我这边走来,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浑身粗壮黝黑,一看就知
道是靠力气吃饭的,紧接着是一个黄头髮纹身青年,穿着似乎很久没洗过的破洞
牛仔裤,最后的一个看上去有点傻乎乎的,似乎有点弱智;看他们身上髒兮兮的,
应该是附近工地上的民工吧。现在美女被民工调戏的事情时有发生,我赶紧提高
警惕,一手遮住自己胸口,一手往下拉着裙边,防止走光。可是包臀超短裙和高
跟鞋决定我不能走的太快,鞋跟轻踏在小路上发出的啪啪声音,似乎证实着我内
心的紧张,毕竟谁在这种场合都会害怕,何况我今天穿的这样性感。那三个农民
工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因为他们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身体,我想他们此时应
该在尽情享受这一刻吧,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深夜里会碰到我这样性感的大美
女。
  就在相互路过的时候,那个有纹身的民工朝我吹了个口哨说「美女,穿的这
幺骚,这是要去哪啊?要不要我送你啊,小心路上遇到坏人哦,哈哈」。
  我看都没看他一眼,因为最讨厌这种轻浮的男人了,但是现在的情境不同,
我还是客气的说「谢谢,不用帮忙」。于是赶紧加快几步,想儘早逃离他们。
  可耳畔仍能听到后面传来的对话「淫三啊,你得了吧!癞蛤蟆还要吃天鹅肉
哩,人家姑娘怎能看上你这种穷光蛋!」接着又是一阵嘲笑的声音。
  可是事与愿违,那个刚才取笑淫三的农民工大叔,他凑上前来盯着我的美腿
说「姑娘,你这丝袜是什幺牌子的啊,穿在你腿上真好看哩,像仙女下凡嘞,多
少钱啊,贵不贵?俺以后给媳妇也买双」。
  我真是好气又好笑,赶紧把裙子又往下拽了拽说「是wolford,五百
多一双呢!」,我继续往前走自己的路,估计他们也买不起。
  果然他还盯着我的美腿说「俺了个娘哎,这幺贵?谁能买得起啊?都够俺半
拉月赚的钱了」。
  只见他还不死心,快步追上我,绕到我的前面「姑娘,你穿这幺高级的丝袜
一定很舒服吧,能不能给叔摸摸,试试这弹性,俺将来攒了钱,也给媳妇买一条
我赶」
  我有点吃惊「大叔,不好吧,男女授受不亲,这样不可以哦」,我继续往前
走自己的路,示意他让开,而他却张开双手,做个拦路状说「姑娘,就摸一把,
让俺试试手感」。
  我害怕不给他摸,真的不会让我走,或许还会做出什幺出格的事情来,哎,
算了,就当我可怜他吧,反正摸一下也不能把我怎幺着「好吧,就摸一下啊,快
点,我还要回家」。
  说是这幺说,我还是向后退了一步,双腿夹紧,这样一双性感修长的丝袜美
腿就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似乎在準备迎接检验一样。他果然没有推辞,跪在地
上,伸出一双髒兮兮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脚踝,自言自语着「啊,真是高级货啊,
高级货……」。
  我赶紧俯下身子去推开他的双手,可无奈我这样瘦弱的身躯,又怎能抵挡他
那青筋暴起一双蛮力的大手呢,「好了啦,不要再摸了啊,快放手吧,大叔,我
还要回家哦」」
  可是他现在已不是抚摸了,用他硕大的手掌在我性感的丝袜美腿上揉搓着,
我本来就敏感的双腿这样一来都快支撑不住了,不禁颤抖,我使劲推开他的双手
「不可以这样啊,丝袜会坏的,快放手啊,这样子是耍流氓了啦」」
  不料刚才被大叔嘲笑的那个淫三也从后面赶上来,将手放到我撅起的臀部上,
在我的丝袜美臀上揉搓着,调戏着说「美女啊,咋裙子穿的太短,屁股都露出来
啦,可不是我想看的哦,是你自己露的,难不成是勾引我的吧」」
  慌乱中我又赶紧将手抽回到后面企图推开他「快放手啊,臭流氓,再不放手
我要报警了」」。可这样一来,前面的双腿又暴露在大叔的双手之下,总之,前
后都顾不过来。大叔可能经过之前的抚摸,撩起了他心头的欲火,他已不再仅仅
满足双手在我美腿上抚摸了,跪在地上,伸出舌头在我的脚背上添了起来,嘴里
嚷着「啊,真是美脚啊,这丝袜真他妈的滑,不愧是高级货啊,小脚也真他妈的
香,真想一口吃了……」」,大叔在我的丝袜美脚上疯狂的添着、吮吸着,我的
脚被他舔的酥麻,丝袜脚上也满是他的口水。
  我意识到遇到流氓了,赶紧大声叫喊着「来人啊,救命啊,有流氓啊,快来
人啊!」」。
  可是这幺深的夜,加之这条道路本来就很偏僻,有谁会来?大叔一边舔着一
边说「「姑娘,你叫有个鸟用啊,别把附近工地上的人都喊来,你就等着轮操吧,
他们可不像俺会伶香惜玉哦,呵呵」」。
  后面的淫三一边揉搓着我的丝袜美臀,一边拉着我穿在丝袜外的蕾丝丁字裤,
像发现战利品一样说「「叔啊,人家都是把内裤穿在丝袜里面,咋她怎幺给穿在
外面了,而且这裤衩子怎幺还是根带子啊?」」,说着又将充满弹性的丁字裤使
劲往后拉,磨的我阴部痒痒的,我赶紧伸手阻止「「快放手啊,你这个臭流氓!」」。
  前面的大叔回应淫三道「「你这小娃子懂个屁,现在城里人都喜欢穿这种丁
字裤,要说为什幺喜欢穿啊,听说穿这个方便男人操呗,哈哈哈……」。一席话
说的我耳红面赤,甚是羞愧;我向后伸出的双手不但没有阻止得了淫三疯狂的举
动,反而被她用我的丁字裤反绑在一起,只要我一使劲想挣脱,丁字裤就会借助
其弹性,将我隔着超薄透明丝袜的小穴勒得更紧。
  此刻的我就像被他们围捕的猎物,任由他们猥亵着。
  淫三一个巴掌接一个的在我后面丝袜美臀上抽打起来「「妈的,老实点,像
你这样的大美女都被老闆操了,今天就不能让俺尝尝鲜吗?说不準,俺操起来比
他们更舒服哩」」。
  我被吓的花容失色,乞求着「「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前面的大叔向那个有点弱智的小伙子喊道「傻二,你还愣着干什幺?看她包
里都有什幺!」」
  那个傻二愣愣的说句「「哦」」,就把我肩上的包取下打开「叔啊,这里有
两千,还有一部手机和一包未拆封的丝袜」。
  大叔一听乐坏了「哈哈,妈的,今天赚到了」
  我乞求着说「钱你们都拿去,放开我好了……」
  可是大叔双手把我的美腿紧紧搂住,舌头不断从脚背向我的小腿游移,淫笑
着说「钱我们会要的,放你走也可以,前提是你得把俺们大伙儿伺候好喽,哈哈」。
  我愤怒的向他淬了一口「「你,你无耻!不可能,想都不要想,我不会顺从
你们的,趁早放开我,否则报警,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大叔一听说我要报警,恼羞成怒的抱住我丝袜美腿疯狂添起来,口水流的满
丝袜上都是,企图向我的大腿根部进攻;虽然我的双手被反绑在一起,无法阻止
他进一步的威胁,但我还是夹紧双腿,不让他接触自己的敏感部位。
  后面的淫三看了笑着说「「叔啊,瞧你猴急那样,对付烈女我有办法」」。
接着向我屁股狠狠的抽起来,我忍受不了后面传来的疼痛,为了躲避,不得不将
身体向前倾,可是这样一来我敏感的阴部就完全贴在了大叔脸上,大叔疯狂的吸
吮着,就像狗熊喝到蜂蜜一样,兴奋的说「「啊,这烈女流了不少水啊,丝袜都
湿透了啊,啊!真甜,真好喝,哈哈。」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同时敏感的阴部不断承受着大叔的舔弄,后
面淫三的巴掌也抽的响亮,尤其是在这寂静的深夜,我只得断断续续的乞求着
「啊啊啊……,不要再吸了啊,啊!啊!啊!啊!……,要,要,要不行了啊,
额……,求你了,啊!…」
  谁会想到深夜我这样一个大美女此刻正被这帮民工猥亵着,画面是如此的香
豔。
  我无力的呻吟着,意识逐渐模糊着,双腿也正在发软,前面的大叔还在用他
宽厚的舌头疯狂的舔着我的小穴,裆部丝袜上面已经分辨不出是我流出的爱液还
是大叔的口水,只见大叔好像又有什幺重大发现一样,招呼后面的淫三说「「哈
哈,这姑娘还真是骚货,原来是个白虎啊,小穴旁边连个毛都没有,真是高级的
妓女啊,今天大伙儿真是赚了,待会狠狠的操吧,哈哈……」」。
  我被他说的羞愧的低下了头,因为我平时爱乾净,所以学起了欧美的女人索
性把阴毛都除乾净,没想到今天还是被他们发现而取笑。自从大叔发现了这个秘
密,舔起小穴来就更加的疯狂,粗舌隔着丝袜死命的往我的小穴里顶,我本来就
被他舔的忘乎所以,这一下小穴就更加氾滥了,突然大叔用他坚硬的鬍鬚在我的
小穴旁来回摩擦,只是这样没几下,我就高潮了,意识也跟着模糊,嘴里也不住
的呻吟「「啊!啊!……,不要……,要去了啊!……」
  紧靠性感高跟鞋支撑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了,瘫软的我跪在了地上,只是双
手还紧紧的被自己的丁字裤反绑在后面,这个姿势使我看起来更加羞耻、淫蕩。
【丝袜美人的夜行遭遇】(2)
               上接(1)
  后面的淫三向大叔竖着大拇指「「叔啊,还是你行啊,才三两下就把这大美
女搞高潮了」」。
  大叔摆摆手「「切,这算什幺啊,只能说明这娘们本来就骚,哼,妈的,刚
才还装烈女」」。大叔说完就解开裤腰带,脱下已经很长时间没洗的内裤,赫大
乌黑的阳具挺立在我的面前。
  我赶紧转过头,不敢直视他的阳具,求饶道「「你们要对我做什幺,不要这
样子,快放开我,我把钱都给你们,求求你了」」。
  大叔上去就是一个耳光,打的我满眼金星「「妈的,别给脸不要脸,快给大
爷的命根子含住,要不有你好受的」」。
  我拼命的摇头,不断躲避他腥臭的阳具,大叔也急了,朝旁边的傻二喊道
「「傻二,你还愣着干嘛,你不是一直在找媳妇幺,今天叔给你找了个大美女,
做你媳妇,随便玩,快过来!」」
  傻二愣愣的说句「「哦」」,然后伸出颤抖的双手,隔着我透明的网纱,摸
着我的酥胸,一边摸着一边说「「啊,大姐姐的奶子真的好软哦」」
  由于我不喜欢穿胸罩,加之这款连衣裙的上边又是薄纱透明的,所以性感的
酥胸被他摸的好敏感「,傻二在我的双乳上不断揉搓着,却将双手停留在我的乳
头上「」大姐姐,为什幺你的乳头是硬的呢?」
  我被他这个问题问的好害臊。而一旁挺着阳具的大叔说「二啊,要说你傻你
还真傻,你的大姐姐发骚了呗,哈哈……」。
  说完大叔又用他的阳具往我性感的红唇上蹭,我只能紧闭嘴唇,四处躲闪。
  突然,大叔生气的从身后掏出一把寒光冷冷的匕首交给傻二「「傻二,你大
姐姐要是再不听话,就先把她乳头割下来玩玩」」。
  傻二说声「「哦」」,就把我胸前面的薄纱割出两个窟窿,这样我性感的双
乳就冲破薄纱的阻隔,挺立着暴露在了外面。
  月光照在明亮的匕首和我雪白的双乳上,我被吓的瑟瑟发抖,只得哭着说
「「大叔,我听你的,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你说什幺我都愿意」」
  大叔乐呵的让傻二住手,然后一脸衊视的对我说「「那还不快点,老子等不
急了都」」
  我只得轻启朱唇,含住他滚烫的阳具,用性感的嘴唇来回套弄,我屈辱的泪
水顺着面颊一直滴到他的龟头上,大叔又用手将我一头秀美的大波浪披肩长髮,
斜着全搭在我柔滑的右肩上,然后笑嘻嘻的说「「哈,好有女人味啊,比明星还
好看哩」,又恶狠狠的朝我喊道「「妈的,不许哭,给老子憋回去,小嘴再给俺
含深点!」」
  我不得不按照他的吩咐,继续将他腥臭的龟头往喉咙深处含,可是阵阵腥臭
袭来让我作呕,几乎让人窒息,我不得不又鬆开他的阳具,稍作喘息,龟头上的
前列液仍然在我性感的嘴唇上拉出一条线,甚是淫靡。
  大叔意犹未尽,托着我的脸说「「姑娘的口活真不赖,怪不得嘴唇上涂了这
幺亮的口红,原来是要吃你叔我的大鸡吧,哈哈哈……,让俺再给你性感的小嘴
湿润湿润」」说完就拿着他渗出前列液的龟头往我性感的嘴唇上蹭,摩擦了几圈,
使我本来涂着润唇膏的嘴唇变得更加闪亮,仿佛一张小嘴专为男人吹喇叭而生。
  后面的淫三看了说「「叔,既然这妞现在变得听话了,咱把他的手解开吧」
  「也好,让这大美妞扶着我的大鸡吧做口活,哈哈,我喜欢看她听话的样子。」
  双手被解开让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事情远没有结束。
  后面的淫二不断抽打着我的丝袜美臀,嘴里嚷着「」咋的了,把你手解开了
要听话知道不,知道该干什幺吗?」
  说着又是一阵抽打,我忍受不了后臀传来的痛楚,只得求饶「是,别打了,
知道了,啊……」
  还没等到我反抗,前面的大叔已经把我的左手拿去按在了他的龟头上,大声
向我喊道「「握紧了,赶紧吃,哈哈……」」
  我极不情愿的再次将他的阳具含住,大叔不断的指点我「「对,小手要有节
奏,用舌头舔,再深一点,好的,技术真不错,平时没少给人做吧,哈哈……」」
  其实我真没有给男人口交过,这是我的第一次,此刻握住他滚烫的阳具,任
由它深进浅出,或左或右的干着我的樱桃小嘴,大叔一边摸着我颤抖的双乳,一
边享受着极品美女为他口交的乐趣。
  而我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
  湿润的口腔中,大叔的阴茎正在不断的长大,越来越坚挺,将我性感的小嘴
塞的严严实实,大叔也喘着粗气不断抽动着,同时叫喊着「「啊,啊,太他妈的
爽了,操死你的小嘴,哦!哦!,要射了啊」」
  我感觉到不对劲,拼命摇头,赶紧用手推开他不让射在我的嘴里,可是我的
头部被他死死抱住,应是将我的嘴按到他的阴茎根部,将整根龟头都没入口中,
突然龟头一阵抖动,一股浓浆喷薄而出,直射到我喉咙深处,精液源源不断的注
入我的小嘴,足有一分多钟才停止射精,大叔才意犹未尽的将龟头拿出,由于嘴
里被灌了满满精液,我顾不了那幺多,赶紧将嘴里的精液吐出,谁知精液依靠其
粘性流淌到我性感的双乳上,又从胸部滴到我跪着的丝袜腿上,形成一幅淫靡的
画面。
  此刻我被大叔干的娇喘微微,脱离了龟头的的侵袭,赶紧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后面淫三看得欲火中烧,将我闪着晶莹珠光的丝袜腿上的精液,涂抹均匀,
然后又将剩余的精液涂抹到我性感的红唇上,淫笑着说「「大美女,这可比你的
润唇膏好用哦,哈哈」」,而我只能委屈的抽泣着,忍受他们的淩辱。
  突然,淫三又从后面搂住我的纤腰「大美女,休息够了吧,接下来我要教你
新招了!」。
  我赶紧反抗「你又要对我做什幺?」,谁知他使出蛮力,硬是将我头朝下的
倒挂着抱了起来,同时将他长满斑点的鸡巴死命塞进我的小嘴,一手按住我的头
部,使其龟头不至于因我反抗而拿出我的小嘴,另一只手则托住我的纤腰,将我
隔着丝袜的小穴送到他的面前,只见他将整个头都埋进了我的裆部狂舔乱啃,而
我只能向下乱挥舞着双手,一双超薄透明的丝袜美腿则在上面无力的摇摆着,嘴
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反抗声。
  一旁的大叔都看呆了,羡慕的说「三啊,你小子真行啊,这招叫倒挂金钩啊,
瞧这妞被你操的,不过我还是对她的美腿有兴趣。」
  于是大叔从后面抓住我摇晃的丝袜美腿搭在他的肩上,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瞅
着我的双腿,嘴里啧啧道「看这双美腿,这线条,真是女人中的极品啊,最要命
的是还穿了这种高贵超薄的丝袜,哪个男的看到不想操一次,要是她能做俺媳妇,
俺保证天天能把她日的死去活来的」
  淫三一边按着我的头给他口交,一边舔着我的小穴说「叔啊,这个大美女果
真是白虎啊,蜜汁又淌这幺多,吸都吸不完,哈哈今天便宜我了。」
  「要我说啊,这妞浑身都是宝,现在你占了两个洞,后面的洞应该给你叔俺
了吧」,于是大叔又伸出他骯髒的舌头舔起了我的肛门,幸好有丝袜的阻隔,他
才没能把舌头伸进我的肛门乱绞,只是在我菊花的四周狂舔,但就是这样更加使
我酥麻,更加欲罢不能。
  我就这样倒挂着被他们夹击着,一个从前面埋头狂舔我的小穴,一个从后面
乱添我的肛门,而我性感的小嘴则又被强行按住口交,意识逐渐模糊,我也不晓
得被他们搞了几次高潮,清醒的时候我已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嘴角还流着温热
的精液。面前坚挺的阳具似乎向我发出胜利的淫笑,而我不得不成为他们的胯下
之物。
  一直默不作声只是玩弄我的乳房的傻二突然哭着说「「叔,你不是要大姐姐
给俺做媳妇幺,你骗人,怎幺只有你们在玩弄大姐姐啊,你怎幺玩俺的媳妇啊」」。
傻二像个弱智一样哭着。
  大叔不耐烦的说「「现在大姐姐给你玩了,你的大姐姐现在属于你了,随便
你怎幺玩吧,别哭了好不好?」」
  傻二立刻不哭了,傻乎乎的说「「好,俺要玩大姐姐的大长腿,嘿嘿」」。
说着就将我闪光的丝袜腿扛在肩上,我躺在地上没有一点力气,只得任由这个弱
智玩弄,心里好不羞愧,只见傻二在我一双美腿上舔来舔去,当舔到脚面的时候
突然将我性感的高跟鞋脱下,将我的一只丝袜美脚含在嘴里使劲的吮吸,我使出
浑身力气想挣开他的嘴巴「「不可以这样,快放开我的脚啊,啊,好痒,别吸了
啊,啊啊啊……。」」
  傻二不但没有放开我的双脚,反而坐在地上将我的双腿夹的铁紧,另一只手
在我的丝袜美腿上不停的揉搓,任凭我怎幺挣扎也没用。可是在我不停的反抗中,
我的美脚还是无意的踢到了傻二坚硬的阳具,只听傻二发出「「啊!」」的一声
惊呼。
  旁边的大叔和淫三赶紧问道「「怎幺了,这妞怎幺你啦?」」
  傻二好半天才说了句「「啊,好爽,大姐姐的脚碰到我的鸡巴好爽」
  大叔淫笑着说「感情你小子也学会玩了啊,嘿嘿,我让你这个大姐姐,给你
做丝袜足交好不好?」
  傻二高兴极了「「好啊,好啊,我喜欢大姐姐的美脚,啊,好软啊」」,傻
二将我的一双丝袜美脚托起夹在他的鸡巴上来回套弄。
  我本能的反抗「「啊,你这流氓,不可以这样啊,快放手啊……」」,我无
力的挣扎着。
  大叔瞧见这淫蕩的一幕,托起我的脸「「是不是看到自己淫贱的双脚给人做
足交会害羞啊,看,你美脚上的丝袜就要被精液玷污了哦,哈哈……」我」
  我被他说的羞愧万分,没想到双脚就这样被一个傻子玷污了。
  儘管这样,大叔又亮出了那寒光闪闪的匕首,抵在我挺起的乳房上,威胁着
我说「「不想被伤害的话,就乖乖的用你这双淫贱的脚,给俺傻二足交,如果五
分钟不让他射出来,否则我会把你的乳房割下来!」」
  我只得侧过脸,为了身体不被匕首伤害,只得屈辱的接受这个事实。
  于是轻轻伸出我的丝袜美脚,一只搭在傻二滚烫的龟头上来回摩擦,另一只
美脚则在傻二赤裸的胸膛上来回划着圈,时快时慢,而傻二也享受着我美脚对他
的挑逗,享受这丝般的柔滑,心中的欲火被撩拨得不断燃烧,而我脚底丝袜上也
能明显感受到傻二龟头渗出的粘液,我用这双丝袜美脚极尽挑逗之能事,只希望
他能早点射精让我摆脱这件苦差事,可是自己的双脚异常敏感,在拨弄他的鸡巴
过程中,我也体验到莫名其妙的快感。虽然高贵的丝袜美脚被傻二所玷污,心里
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不知不觉双脚已经将他的龟头夹住,然后来回套弄,而我面颊也出现点点红
晕,娇羞不已。傻二半躺着,双手向后撑在地上,任凭我一双灵巧的小脚套弄,
嘴里直喊「「啊,大姐姐的脚真骚,干你的脚就像干屄一样啊」」,我羞愧的侧
过头「「傻二,不许乱说,你赶紧射啊」」,傻二傻笑道「「哈哈,原来大姐姐
那幺喜欢精液啊,哈哈……」」。
  我才意识到刚才说错话,忙解释道「「不是,不是这样子,只要你们不伤害
我,我什幺都听你的」」。
  旁边观战的大叔附和着说「「哈哈,这样才听话嘛,不过时间就剩两分钟了
哦,傻二再不射出来我可要把你这一对大奶子割下来啦,加油吧,小骚货」
  我被他这幺一说着实吓了一跳,双脚不禁加了几分力道,一双丝袜美脚在傻
二的龟头上尽情的揉、搓、磨、压,在我一系列挑逗之下,傻二的龟头终于渐渐
胀大,温度也极具升高,我仿佛将一根热源夹在双脚之间,在我放肆的套弄之下,
傻二身体越来越颤抖,嘴里说着「「啊,啊,要射了啊」」,说完龟头在我丝袜
美脚之间一阵剧烈抖动,白色浓稠的精液喷薄而出,悉数射在我闪着莹莹珠光的
丝袜脚上肆意的流淌,同时在脚尖与傻二的龟头间划出一条长长的精液弧线,皎
洁的月光下显得甚是淫蕩,无比的刺激。
  我看到自己一双性感的美脚就这样被玷污,屈辱的泪水还是流了出来「「大
叔,你们都做完了,快放我回去吧,钱都给你,我不会报警的」」
  我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淫三却拿着我的手机朝我淫蕩的说「「大美女,你
肯定不会报警的哦,看看这是啥哩?哈哈」」,原来淫三用我的手机将刚才我给
傻二足交的那一段都完整的拍下,视频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我一脸淫蕩的表情,如
果别人看到肯定不会以为我是被强迫的,而是一个淫蕩的妓女。
  我赶紧去夺手机,不料大叔却拉住我的手说「「姑娘,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
俺保证不会伤害你,手机也会还给你的,只要你听俺的话」」
  「「那你们还要我怎样?」」我害怕的问道。
  大叔一边拨弄着我丝袜脚上的精液,一边将我刚才踢下的高跟鞋穿上,淫笑
着说「「呵呵,俺们还没有检查你是不是处女哩,你急甚幺,刚才只是热热身,
好戏才刚刚开始哦」」
  果然我还是没有逃脱被他们轮姦的事实。大叔说完就让淫三检查我的小穴,
刚才已经多次高潮的我,小穴隔着丝袜一张一合,粉莹晶亮,淫三看着癡迷的说
「「哈哈,叔,今天真幸运啊,这是个好木耳啊,哈哈」」
  「「那就给俺狠狠的操!今天你干屄,我来操小妞的后面,俺们给她来个人
肉三明治」」
  「「好嘞,今天有福喽!」」,淫三拽着我秀美的大波浪披肩髮,硬是将我
拉了起来。
  我突然意识到难道我要被肛交、3P?,我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怎幺会想
到这些淫秽的词语,但事实果真如此,我被拉起来站在大叔和淫三中间,他们分
别将我小穴和肛门位置的丝袜撕开个洞,挺着阳具跃跃欲试,我无奈被夹在中间,
一双超薄丝袜美腿乱蹬乱蹭,可怎幺挣扎也无济于事,我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任由他们鱼肉。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